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名城南京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4|回复: 0

“男人抽烟,女人小便”是什么意思?

[复制链接]

151

主题

224

帖子

606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06
发表于 2017-6-10 18: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下乡的时候,小伙子们每当干活想偷懒,就说“现在休息,男人抽烟,女人小便。”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1969年我到土楼山区下乡时,烤烟是土楼山区的主要经济作物,也许是因为海拔高或山区气候原因,烤烟质量比闽南沿海地区的烟叶好多了。但现在烤烟已经快消声匿迹了。因为国家收购价格太低,农民早就不种烟了。
     当年的土楼乡村,社员穷,队里穷。我们下乡的时候,队里没有一分钱,但要买种子,买肥料,就把国家补贴给知青和居民的下乡安置费先用上了。在下乡人员中,全户每人补贴160元,单身每人补贴230元,这些钱借给生产队,解决队里的困难,再发劳动产品和劳动工具给我们。
    要增加生产队和社员收入,种植烤烟是一个最好办法之一。当时国家收购晒干的烤烟叶,质量好的每斤可以达到一元,好的烟农一年可以收入几百元。社员自己也可以把烤烟切成丝出卖,有的还专门拿烤烟到沿海城市卖。平时外地人到书洋,也经常直接到土楼里买烤烟。
    烤烟的味道真不错,刚下乡那几天下雨,天天有农民兄弟到我们住的四角楼喝茶聊天,每个男人一见面就首先递过一个金属烟盒,请你抽烟。那烟盒比纸香烟盒大一点,盒里里的烤烟色泽很纯,如柠檬黄、香蕉黄或中黄,一看就知道是好烟。他们抽烟很少用烟斗,都是把烟放在烟纸上卷起,象个小喇叭,尖端含在嘴里。土楼的烤烟抽起来很顺,比一般品牌的香烟香多了,抽上几天就上瘾,不抽很难受,甚至手脚都会发抖。当时我觉得很奇怪,这烤烟的色泽为什么这样纯净?原来这是从他们种的烤烟中选择出来的最好的烟叶。
     农民兄弟还说,队里分的自留地都是晚稻收割后晒干的水田,烤烟要种植在原来的稻田里才能成活,种在旱地上的烤烟很容易死亡。烤烟很娇气,不可以种在菜地里,菜地的土细菌多,会把烟杆里的骨髓毒化,致使烟苗死亡。
     当时我听著觉得有趣。在漳州农村,烟叶就种在原来的非水田菜地上,却很少看到死亡。入乡随俗,我们和农民一样,在自留地里种植的大部分是烤烟。
     春节前烟农就要把烤烟种籽撒入菜畦,像一张单人床大的菜畦就可以长几百株秧苗,一个半月后烟苗就有半尺高,是种烟的最佳季节。那里的农户家家种烤烟,但并不是家家育秧烟苗,一家育苗可以几家分享。烟苗不够的话,书洋墟场就可以买到烟苗。有经验的烟农从烤烟种籽入土后就精心管理,待种植时选择那些最粗壮的烟苗移植,加上精心的管理,待剥下烟叶烤干后每株烟可纯收入干烟丝3两左右,每斤好烟可以卖一至二元。如果一户五口人的农家种上200株烤烟,扣除少数自己抽的,还可剩下一百多元。这一百多元在当时是很大的,农家人口除了柴米油盐之外,每年添置衣服,办理红白事项,购置家庭用具、盖房和医疗看病等等开销也挺大。所以,能否种植和管理好烤烟事关重大。第一年我们家种烤烟没经验,烟田里的活从头到尾都是我打点,种了一百多株烟,最终每株烟还是收不到2两,我和老爸抽就差不多了。你说怪不!在石码当牧师的老爸从来没抽烟,一抽烤烟也上瘾了。
     除了好烟苗,施底肥也很重要。底肥要用土粪,土粪就是被火熬过的土灰。土楼山区日照短,地气冷,土粪被火熬过,能增加地热,热就是肥。土楼山区土粪资源遍地都是,茂密的森林与水田相连,每年须砍伐水田边沿的树木和草丛,这些被砍的东西乱七八糟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就地处理,燃烧成土粪,即积了肥,又增长了山田的日照,提高了水稻产量,一举两得。
     种烤烟时,要先挖个坑,施足土粪肥。土粪肥是慢性肥料,放越多越好,这和美国人种花可以直接种在花粪土上的道理一样。
     烟苗移植下土之后,每星期浇些人粪尿,一月之后撒些尿素,叶色转向墨绿。再一个半月后烟草就有一人多高,底下的叶子开始发黄,把黄叶剥下,送到生产队的烤烟房熏烤。一株烟草从开始剥黄叶到全部剥光,大约一个月。越顶部的烟叶叶子越厚,色泽越纯,烤出来的干烟越香,味道越浓,一般农家自己抽的就是叶顶烟丝。
     当时每个生产队都有一至二个烤烟房。我们生产队的烤房有三、四米高,二十几平方米面积,里面有许多挂烤烟的架子。每个墟前一日是全队统一的开烤房时间,人们用一条铁线可以穿过烟叶中线叶骨,每片烟叶的长度从五、六寸到一尺多长不等,一条铁线可以穿起十几片烟叶,铁线上面有一弯钩,就象衣架一样,可以钩在一根约四尺的竹子上,送进烤房,挂在烤架上。第二天就可以去取烟叶了。我没有在烤房烤过烟,所以也无法介绍如何掌握烤烟火候。
     切烟和储存烟也很讲究。和木匠师傅、油漆师傅一样,切烟师傅成为土楼山区的一种时髦的专门的职业。有切烟的技术,你一年有半年时间吃头家赚现钱。切烟不是一般人能切好的。你自己切,把烟叶切得不是粗就是细,卖不出去,抽不顺畅,一般农家都请师傅切,自己不敢轻易动刀。
     切烤烟的刀是近似长方形的,比十六开的纸张窄一点,刀背厚度约一公分,刀口弧形略凸出。切烤烟的方式和切中药材一样,刀的一头穿在刀架,手握另一头刀把。好的切烟手一天可切七、八十斤干烟。一般农家不买切烟刀,每年请一个切烟师傅切上一、两天。由于切烟前要向烟叶喷点水,切出来的烟丝才不易断碎,所以切完烟后马上要把烟丝放到大鼎用慢火炒热,待烟叶热气散后存入烟瓮密封,可以随时开封取烟,取出后又要马上密封,瓮里的烟可存放一、两年。
     我种烟的经验比农民差多了,但新楼知青比我更差,他们种的烟总是矮一截。也难怪,他们大多单身,一年有几个月不在乡村,自留地的草就没时间拔,更不用说管理烟了。
     种了烤烟才相信农民的话,种烤烟的土地是很讲究的,只有在原来是水田的旱地上,烤烟才能健康成长。这就是说,今年春天种烤烟的地,必须是去年种晚稻的地。如果去年这块地是种甘薯或蔬菜,烟苗一开始长势很好,比种在原水田旱地的烟苗又高又大,可是一个多月后,根部就开始腐烂,枝干干枯死亡。我曾经种了几十棵烤烟在原来的菜地上,长到半人高全部死掉!这叫:“不听老农言,吃亏在眼前。”
     我们和农民一样,在自留地里种植的大部分是烤烟,蔬菜才是其次。原来烤烟的丛距有两尺左右,可以在两个烟苗之间插种菜豆,四季豆,等烟苗长大了,豆子也收成了。一般社员还有自己门前屋后边边角角的地方种菜,所以烤烟才会成为自留地的最宠。
     记得还没收成自己的烤烟的时候,我和我爸爸很快就染上了烟瘾。我爸爸抽得较少,我每天一般要抽二十几根烟,早上出门时装满一盒子烟,晚上回家就没了。后来二十几年我的烟影一直没有戒掉,直到来美国之后才彻底戒除。
    染上烟瘾的一个原因,是被村民们喂烟喂习惯了,当然还是入乡随俗,男人几乎没有不抽烟的。试想一下,农民一年到头,猪肉没吃几斤,钞票没得一分,白天出工吃大锅饭,多数人出工不出力,把劲儿留给自己的自留地和山林副业,你不干活,手脚也有合理的动作,总不能做在那里像泥菩萨吧!所以男人就要抽烟,抽烟也是活,女人没抽烟就要干活,这是祖先就传下来的习惯。妇女们从来没有人抗议过,当然也有女中豪杰跟男人一样抽烟“休舔”,但也不过是装装样子,不敢享受男人的这一“专利”。在劳动中大家常开玩笑说“现在休息,男人抽烟,女人小便。”这样,女人也有自己休息的理由,但去的地方却是田边的树林里“方便”。
     其实,像这种看来是无聊的话题,却能反映出一个时代的特定的生活画面。农业学大寨,政治评分,农活不能定额,每天就规定你的基本工分,干多干少一个样,当然抽烟的男人和“方便”的女人就多了。那只是干公家的活。干自家的活就不一样了。烟也少抽甚至不抽,汗流多了身体也不必排解水分。有句话叫做干活“五班倒”,例如:第一班是清早五、六点起来到自留地浇菜,七、八点回家吃饭;第二班是九点多才出工;第三班是中午吃饭后又到山里捡柴一担;第四班是午饭后公家的活;第五班是下午收工后又到自留地。所以,如果一个男人一天做“五班”,抽完一盒烤烟,这一盒烤烟基本上是在“学大寨”干公家活的时候抽的。在这种“大环境”下,不会抽烟才是希罕的。
     我种了六年烤烟,直到一九七五年离开田中村到南靖县农田基本建设民兵团开山筑路。一九七六年我参加华安水电站建设,炸山洞开掘涵道。七八年回书洋,任书洋公社文化站唯一专职人员。一九八零年被招工回龙海。在此之前我的户粮都在田中,所抽的烟大都是老乡家买的烤烟。我的土楼岁月的十一年,几乎天天抽烤烟,我身上的“小资”也被彻底熏干。{土楼岁月(十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名城南京论坛 ( 沪ICP11034170 )

GMT+8, 2017-10-19 19:04 , Processed in 0.218750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