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名城南京论坛

搜索
 注册
查看: 10093|回复: 5

高雪坤被抓最新消息,高雪坤被查原因

[复制链接]

400

主题

430

帖子

126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268
发表于 2017-6-7 23:4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据江苏纪委官网‘清风扬帆网’今天(2017-06-06)发布的最新权威通告显示,苏州市政协原主席高雪坤被调查,据消息,高雪坤被抓被查的原因为涉嫌严重违纪,消息显示,目前高雪坤正在接受组织审查。

高雪坤被抓最新消息,高雪坤被查原因

高雪坤被抓最新消息,高雪坤被查原因
  高雪坤简历个人资料:

  网络公开的资料显示,出生于1955年7月的高雪坤籍贯为江苏昆山本地人,男,汉族,学历为党校大专,据资料,高雪坤1974年12月参加工作,1977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江苏省苏州市政协主席,此职务在今年1月刚刚卸下,苏州,是江苏乃至整个华东地区的重要城市,作为市原主要领导,高雪坤被抓备受关注。

高雪坤被抓最新消息,高雪坤被查原因

高雪坤被抓最新消息,高雪坤被查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高雪坤2012年6月,高雪坤当选为苏州市政协主席,当时被媒体解读为告老还乡,至今年1月卸任。网络媒体指出,尽管其任职不断调整,但是他‘身边一直伴随昆山商人’的传闻,却从未间断。

高雪坤被抓最新消息,高雪坤被查原因

高雪坤被抓最新消息,高雪坤被查原因
  高雪坤的个人主要履历如下:

  1974年12月~1978年06月  解放军54717部队战士、班长;

  1978年06月~1983年03月  昆山县生化厂职工月  巴城镇卫生院工作人员月  巴城镇工业供销公司、工业公司工作人员;

  1983年03月~1988年03月  昆山县巴城镇工业供销公司、工业公司经理、党支部书记月  镇生产助理;

  1988年03月~1990年11月  昆山县(市)张浦镇党委委员、副镇长、工业总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

  1990年11月~1992年02月  昆山市张浦镇党委书记、农工商总公司董事长;

  1992年02月~1996年10月  昆山市城北镇党委书记、农工商总公司董事长;

  1996年10月~2000年01月  昆山市外经委主任月  昆山市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工委副书记兼市外经委主任月  昆山市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工委副书记;

  2000年01月~2001年06月  昆山市副市长、市政府党组成员(其间:2000年08-2001年05兼玉山镇党委书记、农工商总公司董事长);

  2001年06月~2001年07月  昆山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市政府党组副书记;

  2001年07月~2005年07月  昆山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市政府党组副书记、市委政法委副书记;

  2005年07月~2005年09月  昆山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市政府党组副书记;

  2005年09月~2006年08月  淮安市副市长、市政府党组成员月  淮安经济开发区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

  2006年08月~2007年01月  淮安市委常委、副市长、市政府党组副书记月  淮安经济开发区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

  2007年01月~2008年04月  淮安市委常委、副市长、市政府党组副书记月  淮安经济开发区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兼淮安工业园区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

  2008年04月~2008年06月  淮安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政府党组书记月  淮安经济开发区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月  淮安工业园区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

  2008年06月~2009年01月  淮安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政府党组书记月  淮安经济开发区工委书记;

  2009年01月~2012年05月  淮安市委副书记、市长、市政府党组书记月  淮安经济开发区工委书记。

  2012年06月~2017年01月  苏州市政协主席。

  江苏省十一次、十二次党代会代表月  十二届省委委员月  淮安市五次、六次党代会代表。江苏省十一届人大代表月  苏州市十五届人大代表。苏州市十三届政协委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0

主题

430

帖子

126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268
 楼主| 发表于 2017-6-7 23:4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引台资功臣 苏州前高官高雪坤被双规
http://www.mcnj.com.cn/thread-7926-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5

主题

328

帖子

80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00
发表于 2017-6-7 23:4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经验证明,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谁风流我不知道,但是谁疯骚,大家都知道,唯有大帅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3

帖子

3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8
发表于 2017-6-7 23:43: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潮中的传奇————高雪坤和淮安开发区随记【原创】

从一名教师的角度说学生按例说是很正常不过的,银屏上有许多这类例子,但都是从主人公“上学时”的角度,而这里要说的是今天。今天的接触就很少了,甚至不如当地的干部和百姓。
但他还是成了我笔下主人公的一个,这不单因为04年11月我退休时和学生话别的那个“官民兼纳”的不大的“船宴”上,他在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岗上的忙碌里还自己驱车到了阳澄湖边——那是我们的初识地——对此我记忆犹新,又因为他到了这里后,我们已有了两次直观的接触,因而我眼里的他并不遥远。他的故事是一个我们目睹但非亲制的时代故事,写他就是写这个传奇时代的许多传奇打拼者中的一个,我有缘,也愿意。
高雪坤这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是在淮安经济开发区的主任办公室里,普通的三楼办公室,甚至没有电梯。
这是星期一,上班前的半小时,我们只有这匆匆的半个小时。九点整他就要主持一个会议了,预约的这一点时间只够完成一些最场面上的任务:寒暄、题辞和留影。
大约一米七的身材,白晰的长方脸,长方耳,一对仿佛总是眯着的眼睛和淡淡的微笑,干练和简扼的色彩让过半百的他看来依然年轻,未脱学生时的轮廓,但成熟了。
我是陪同巴城中学校史编写组的王老师专程赴淮的。明年是学校的半个世纪之庆,我在这所阳澄湖畔的乡镇中学付出过十一年的青春年华。它平时默默无声,却不时会冒出一些传奇故事,有当年在地区和全市百战百胜的男团乒乓队,有万里挑一的空军美女兵,还有全市首个跳出局级公务员队伍下海的成功者和许多没有宣传的企业家,更有驾驶“神六飞船”归来的航天英雄之一费俊龙。它一夜间被下令改称“费俊龙中学”至今充满了争议,这倒并非人们不为自己的航天英雄骄傲,而是因为人们觉得半个世纪的骄傲没法包含在一个人名中。人们例举的诸多例子中就包含高雪坤。
今天的高雪坤就是这样一位新角。
他是我早期的学生,那是在文革里,二年制的春季班高中,读不了什么书。“七二年‘回潮’期间我们算是学到了一些。”他后来这样回忆说,“你给我们改作文,大段的评语。”对此我已忘记。在我的记忆中,他可不是个场面上太露角的学生,倒是个沉着的机灵角。三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一切凝成了这可怜的一点点斑迹。而把他归入我眼中的传奇人物中则是这次淮安行油然生就的冲动。
其实对他的采访完全可以在他回家过节时进行,但我的建议是放到远在五百公里外的江苏淮安开发区——他现今的工作地。远道采访从场面上可以理解为重视,内心是想验证一个关于他的传言——一个期盼出现而又不敢轻信的奇迹的传言。
从昆山上高速抵淮安,只需四个小时,这是苏北高速赋予人们的新跨越。
说传奇不在于他上的那个级别——副厅级,我有比这个级别还要高的学友,何况级别在一些人眼里不过是钻营的象征吧了——但对他而言风马牛不相及;倒是在于直到今天我才将他大半生若隐若现的身影看清晰了——一个大潮中的弄潮儿。
这大潮便是改革开放,招商引资。
“我这辈子也是很苦的。”
局外人难以听到和理解的这句话,是在两年前他在饭席上对我说的,就这么一句,没上下文,说话当时他的表情凝重,而我的感觉是很朦胧,但越朦胧我就越抛不开,希冀着由此打开其中的奥秘。
2
两年前的0五年九月中秋刚过,我和大学里的宿迁同窗会晤后为一睹总理故居特意绕道淮安。异乡的夜幕下,骤然想起在家乡的听闻:他从昆山市委副书记和常务副市长的位上调来这里了。我心血来潮地想验证这个信息了,便挂通了他的手机,果然,他已在淮安。
第二天,他在迎宾馆4号楼的会客沙发上等我。这是他们初来乍到的下榻处。
“怎么一下就到这里了呢?”我问,很意外的口气。
“省委书记谈了三次,必须来。”回答直截了当。
很好理解,一辈子的苏南人谁愿来苏北?何况正处前景看好的仕途。是说不明道不清的官场变幻让一切改变了,抑或是省委书记慧眼高着的一步棋?我不便问,只但愿是后者。
“做什么工作呢?”
“搞开发区,招商引资。”
那天上午参观了总理故居和纪念馆,来回一路观察了他说的那片开发区,位于淮安市区与楚州区之间那条十几公里的淮海路两侧的一大片,好几十平方公里的苏北原野,连片的农田陋屋,只有一两幢楼房的点缀。午餐时我说了心中的感觉:唉,这里一片空白,你怎么下手?从哪下手?资金、道路、高楼大厦,还有人气,从哪里来?谁愿意来?
“靠运作。”又只有三个字。
接着他问我:“老师退休了做些什么?”
“文章,摄影,我的本行和爱好,记录我们这代人看到的事、走过的路……。”我说。
于是他说了那句关于自己命运的话。
回家后与同事和他当年的老师说起,觉得他面临的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个怎么也圆不了的梦。在昆山他搞出了场面,大到森林公园、大学城、体育馆,小到一幢幢大楼、一个河岸咖啡馆等一串令人赞叹的手笔,可在苏北未必,即便是淮安。这个史称“南船北马”的繁华地尽管有着丰厚的文化底蕴和一个个重量级的历史人物,但那里的人太过于陶醉传统了,以至醉得落在了开放的江南后面何止一大截。
3
两年里关注他命运的昆山人倒不少,以至一些故事总在断续地流传。比如说他取消了下属干部两小时的午休制,免费供应午餐,并承诺给予一定数额的年终奖,开发区成了当地人羡艳的“待遇特区”。“他在移植昆山经验?”我想,“不过这类工作制度上的小打小闹能产生什么大效果?怕算不上他的‘运作’吧?”我期盼看到他“运作”的手笔。
一年前传出了大消息:富士康将在淮安开发区落户。众所周知的富士康是昆山首屈一指的台资企业,又是全球五百强中排名206位的航母企业,在昆山有四万人在替它打工,而传闻淮安的富士康将有十万工人的规模——昆山的两倍还不止。不过伴随流言的是他与富士康头儿的关系“铁”。他能“请得动”富士康,未必能请得动其他企业,比如欧美的。但无论如何,心中有了宽慰——交给他的那块原野的地面似乎开始撬动了。他的“运作”初显端倪了。
一个人成功或失败的背后,常情里两种人总在默默关注:“亲”和“师”——至少是对学生认真过的老师,我自感属于这一类。但这类关注只处于爱莫能助的旁观者境地,甚至常带着某些多虑的成分。坦率地说,传言给我的第一感觉是他似乎不得不从昆山“挖墙角”以交差了,或者说富士康在昆山赚了大钱,反过来给他一份“面子之差”了。我对富士康在淮安究竟能搞出怎样的局面难以想见,甚至想:凭一个富士康想改变我亲睹的那片荒凉的原野是否有些过于浪漫了?
这就是我愿意再次前往探个究竟的动因吧。
4
0七年国庆黄金周刚过的十月十五日,一整天的耳闻目睹终于让我得出了结论:这片沉寂的原野果然被他撬动了,或者说,他招来了大批的撬动者。当然,当地人也在招商,但领军的显然是他。从落脚到今天,一共才两年,八百天都不到,一个典型的传奇故事。
上午八时刚过,淮安经济开发区门前的停车场就透出大地睡醒的氛围,挂着各地牌照的高级轿车整齐地排满了这个开阔的广场。不乏来自昆山的,还有上海和浙江的,陕西和广东的……这在两年前不可想象。车主们显然瞄上了上面交给他的这片热土。在开发区大楼广场上我体味了昆山人特有的感觉,除了楼里来自昆山的他,还有两支与昆山玉山广场一模一样的华灯。
一种分明的感受,人气,人们好说的人气,开始洋溢在了这片原野上。
四周的远方是吊塔和脚手架的身影,两年里造起的第一批高楼大厦巍然耸立。
开发区的大学城规划引人注目。已有和将有的大学名单难以一一列出,但首批楼宇的身影摆在那里,而高雪坤中午要陪同的,正是全国十大名校之一的西安交大的朋友。
在市区,刚揭幕的房展会人头簇拥,各个展棚争相展示着可以预见的新淮安形象。楼盘的命名有些类似于先行开放的江南:罗马假日、欧洲城、爱琴海(暂)……,房产商来自各地和海外。人们的议论围绕着淮安房价升幅的大小——至于上升,因众口一辞地看好淮安的前景,那是没有争议的。淮安人是敏感的,他们的“信心指数”显然与大规模的开发同步了。
陪同王参观总理故居和纪念馆,再次来往于漫长的淮海路上,大地萌动的气息扑面而来。尽管沿街还未形成密集的街市——本来就不一定需要——但沿途的那几位《西游记》中的师徒再不像以前那样只能眺望冷落了。淮安开发区的规划在逼近楚州,想蚕食那块人文荟萃的风水宝地了。
午餐时跟陪同我们的秘书小张和司机俞聊天,两年前心中的一点隐忧同时被消解。
“还住迎宾馆的4号楼吗?”我问。
“不,那里只住了个把月就搬出来了。”俞说,“现在,他住外来干部房,我们住工作人员房。”
是的,两年前初来乍到时,市政府给他们一行包下了淮安迎宾馆的4号楼,这是如今许多地方给外来干部的流行安排——宾馆,愈高档愈显“尊重”——有的外来干部也理所当然以这种安排为自己“身价”的象征,甚至直住到调离为止。可我的想法很“百姓”:场面当然够气派,只是每天要花多少钱?一旦完不成任务,怎向当地父老乡亲交代?即便是完成了任务,难道就能这样“消费”?但这个疑窦我只在心里没有说。现在算是“揭晓”了:“只住了个把月”他们就搬出来了。难怪,他一见到这次把我们捎去淮安的朋友——市驻昆招商办干部——的第一句问话是:“驻外招商,那个成本你们算过没?”他在意的显然是讲成本的“运作”。
这就是高雪坤,我眼里挺“拎得清”的一个,我们想得到的,他也想得到。也许是本来就年龄差距不大吧,可以“心有灵樨一点通”,这很平常也很宝贵。
5
欧利华餐厅的晚餐是高雪坤为家乡朋友而备的,高雅而不见铺张——没有上桌时令的美食——洪泽蟹,高雪坤对昆山人是了解的——除了阳澄湖大闸蟹,不希罕任何他乡的。
这是淮安的一个幽雅的水上酒店。全透明的玻璃包厢围坐了十三四位家乡朋友:金桥实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陈华夫妇,香港恒泰企业下属昆山佳茂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景苙先生,企银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张敏先生,司法局陈副局长(女)一行,余下就是我们两个来访他的教师。其实所谓家乡朋友并非全昆山人,有的是在昆创业多年的外乡人,而今天都以家乡朋友的身份与他相聚了。
他乡遇故知,氛围自然亲切而融洽。
“我就是冲着他来淮安的”。张景苙先生后来如是说。当时现场可以感受的,就是这样一种声音。
唯一的两位淮安朋友也是把我们捎至淮安的“半昆山人”,他们0三年起就在昆山招商引资。他们热心捎我们至淮安,也夹带着一份“私心”,想近距离观察这个富于传奇色彩的昆山人。用陪我们溜达淮安老城区的武军主任的原话说,“淮安副市长的名字老百姓不一定能一个个说出来,但昆山来的高雪坤人人知道。”
在苏北平原的中心,在“南船北马”的古繁华胜地,在共和国首任总理的故乡,高雪坤的名字为昆山人赢得了传奇般的骄傲。
面对家乡的朋友,高雪坤说的全是昆山话。
“今天得到了对我的民意测验的报告数字:总共288份,填称职的216份,基本称职的66份,合格5份,不合格的1份。”
“淮安人对我认可了,我就做,如果不认可,我就走。又不是我自己要来的。”
“我农民出身,农民就是农民,我不喜欢像有的人,对自己遮遮掩掩。”
“两年来开发区投入是一百个亿,政府二十亿,引来了八十个亿。”
“富士康来了,明基、韩泰、康师傅、美的、大通、红豆、至高、劲嘉……工业园区(苏州)的这些大的都来了,下步目标是南亚。”
“昆山派不出第二个像我这样的人。”
话总是简短的一两句,透露着不一般的坦率和自信,没让人感到过分——事实本如此——尤其是那句“昆山派不出第二个……”,是放开来说的“私房话”,局面打开以后当着家乡朋友的自慰和自励,一种打拼精神的自然流露,又是对昆山和淮安间天作之合的印证。人们往往对这类个性表述持以“目中无人”的传统解读,可想到许多现代国家的政界人物大庭广众前对自己的独到异质和政见的公开表述,想到“不想当元帅的士兵就不是好士兵”的军士格言,就完全可以理解这种内心的淌露了。
6
他撬动了这块原野——这是人们议论中的结论,让人想到伽利略的名言:“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
这就是高雪坤的传奇故事——他的支点在哪里?
靠上级领导、集体智慧、群众支持——理论上我们这么说,但理论上的东西都具备了,局面为何仍然难以突破呢?这让人不得不考虑问题的另一面——干部——“政治路线决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因素。”不同样是我们的理论精髓?
他有许多人没有的经历,这我很清楚。当过兵,做过医院的后勤,单枪匹马搞过“河蚌育珠”——那早在七十年代末,人生背水而战的第一仗——他成了那个年代受人瞩目的“万元户”;接下来是乡工业公司总经理,乡党委书记,市委副书记兼常务副市长:三十年由一名由士兵打拼出来的师团长。
但这仍然谈不上“支点”。类似经历的人并不罕见。官越做越大,胆越做越小,对人越来越躲,但高雪坤只是高雪坤,不是张雪坤、王雪坤……
坦率地说,在我眼光里,他之来淮安,是在“知天命”之年后的又一场背水战,现在打响了,在向成功的未来走。
“其实我这辈子也是很苦的。”一次次的背水而战,要学要做要面对的事情太多太多,困难、挫折、非议、失落和烦脑会接踵而至,还要练出弄潮儿的功夫,风口浪尖的踩踏蹦跃……酸甜苦辣唯自知。要知道这是诸多“平民干部”中的一个,打拼正是其“本色”,我对他的话我终于有了些许的揣摸。
7
“如果你不当官,兴许是亿万富翁了。”送我们回宾馆的路上和他同车,王说。
“当然,也许……吧。”他不否认,别人也难以否认。
在宾馆房间里,我们仍在探求着答案——他的支点,那个“伽利略支点”在哪里?
“不虚此行。”我出题说,“目睹他两年就撬动了这片原野,秘诀是什么?”
“讲效率,他经常现场办公。”王说。
“怕不是答案的全部。”我说,“现场办公,许多人只把它当风景。”
我仍然不断提着问题:
“每天接待那么多人,公的私的,大的小的,里里外外,广场上那么多车,大半冲着他来的;除了这,注意到没,上午有乡下老太进了他的办公室,对我们说是同他约好的。接着是开会,还要接待西安交大的客人……工作量难以想象,简直让人不眼红做官了——可他不是自己要来的——如果是自己请的缨,会干疯的。”我说。
“他是个‘拼命三郎’。”王接下了我的话。
《水浒》中那个伶俐乖觉的石秀?——真不知哪来的这么个绰号,似乎有几分相通处,但仍不像真答案。
“说台湾人小气,为什么他一来就肯几亿几亿往这里扔?”我说,“昆山人曾对他誉毁相参,但常从自己的角度,绕不开市民眼光,或抱着一种完美主义的视角……看来我们得跳出这些圈,从大处解读他的故事了。”
“他是个经济干部。”王悟出了“上高度”的结论。
只朦胧感到答案似乎在逼近,仍不清晰,解释不了他对自己的概括。
8
十六日回昆山,同一位亲戚小叙,话题仍在我目睹的传奇故事上。
九十年代高雪坤在昆山城北镇当过党委书记,亲戚是当年该镇同心房产公司的销售部经理,而今的街道干部,姓J,他对高雪坤有自己的平民视角的印象。
“一个没啥官架的人,路上见了我这种老百姓也打招呼,不像有的人,当官就脸变,这种人当不了大官。”
“但没架子的共产党干部比比皆是,不见得都成气候呀。”我说。
“他让好多人赚了钱。”他说,“有本事的人只要找上他,不管台湾人、外地人、乡下人,他都肯帮忙。”
扑实无华的语言给我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这就是他——高雪坤,一个慷慨让能人赚钱的“经济干部”。怪不得他一到淮安,许多人就冲他而去了。为了验证,我于是说:“请举个例子吧。”
“就说C吧,你认识的。”J说,“他怎么起家的?早先是摇船卖三合土,从河里、岸边的淤泥中掏断砖碎石;下来靠做土方,填土挖土。那时哪见挖掘机和推土机呀?他靠的是铁锹挖,板车拉,赚的是苦钱;许多人不敢接,而C呢,他就敢接,而且是两边工程一起接,比方说填土每亩2万,挖鱼塘2万,于是这边挖,那边填,同时赚双倍——4万。”
想不到昨晚和我同桌的昆山房产大鳄原来是如此起家的,身后也有着一番类似的传奇,更何况富士康、明基、南亚……这类巨头的当家呢。造就淮安开发区传奇景观的高雪坤周围是一批有着类似传奇故事的人们,他们彼此信得过,谈得拢,像朋友。面对脚下的土地,他们共探财富之路,求“双赢”以造福于民。这怕正是高雪坤作为经济干部的“支点”。淘金者们就喜和诚信待人,思维敏捷,作风明快,大度大量的干部打交道,他的“运作”说白了不就是替他们鸣锣开道、排忧解难的“打工”?他的苦,是在难以想象的付出上,又在人们的不解上——拿共产党的钱,替资本家卖命?
“打工”的寻常理解是养家糊口,放大了说是“服务”,“公仆”。记得改革开放的设计师说过:“我当你们的后勤部长。”
新时代的共产党人的榜样,伟人不早在身体力行了?
这也许正是他撬动这片原野的“秘密”。
可惜的是,在许多地方,难觅这样的人,还并不在意他们。
回头想想,既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当政者难道能算计到不让人赚钱,或者再“割资本主义尾巴”,回到那个连花生米也不见桌的年代?能像波尔波特,以掠夺和屠戮来“建设”国家?
其实,如今“华夏第一县”的昆山,不同样让许多台湾人、香港人、欧美人、上海人、浙江人、广东人淘了整一代人的金?辉煌源于最原始的起点——昆山最早的成功招商是在八十年代之始,一块如今老城区的地,卖给了日本一家名叫“苏旺你”的手套公司,一亩八百块,一块二角一平米。为这桩历史性的买卖,政府在早消失了的人民剧场召开“全市干部会”。我也聆听了,县长和县委书记的“算账”言犹在耳:除了地皮收入,最大的得益是农村劳力都进了厂,变成了月薪四百的“职工”(那时没称“农民工”)。而当时国营集体厂“职工”的月薪是两百上下。现在看来,苏旺你就是一天也不开工,光那块地皮的增值就够让它富得流油。
想想林肯的《宅地法》吧:东部的每个美国公民,只须交10美元的登记费,自愿开发西部五年,就可获得160英亩的永久土地。蜂涌而去的东部移民在两代人里谱写了自己家族的传奇故事和北美大陆中西部繁荣的历史篇章,旧金山、波士顿一类新城争相现身,美国的国土因而扩大了十倍。今天的地球超级大国成就于百多年前致富于无数创业移民的大手笔。这就是美国总统的“运作”给世界的启迪。比较林肯当年的“运作”,我们今天最大的不同在于,《宅地法》限定了对象是东部的“美国公民”,甚至没轮上同祖同宗的英国人。而我们今天招商对象已经宽泛得多,除了台港同胞,还有“八国联军”。
开发落后“不发达”区域的大视野,难道不是一门值得研究的学问?
9
本文至此只是个开头——当传奇一旦打开,第一页很快会被翻过,读者关注的是后面的故事。“后面”才是今天的高雪坤要面对的——一篇造就一方水土繁荣和谐进步法治的大文章。作为不辞疲倦的拼搏者,别人想到的,我想他应该也会想得到。
我们话别的第二天,高雪坤就动身赴京审批项目了,又一次坐飞机的“运作”和“打工”。
随着高雪坤的脚步,从昆山走出了迈向淮安的企业家。淮安,共和国首任总理的故乡,对昆山人而言曾是那么陌生而遥远,而今到处可见昆山牌照的车辆和昆山企业的建筑工地,以至淮安的朋友说:他让你们昆山人来淘金了。高雪坤成了昆山和淮安的纽带,但说他是昆山人或淮安人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江苏人,中国人。
高雪坤“运作”淮安经济开发区的故事仍在继续,他在“南船北马”的古繁华胜地谱写自己人生的新篇章。这里本就是一片诞生传奇人物和故事的原野,韩信背水一战而定天下的故事千年流传,唐僧师徒历尽劫难西天取经的传说世人皆知。在人间拼杀已成历史的昨天,经济建设大潮汹涌而来的今天,类似的故事演绎着明天。
                                                     二00七年十月二十日
       链接一:诗词三首
七言•巴城舫宴归
04年11月
是年余退休,秋阳周日,夫妇同与巴中、昆中当年诸生共叙巴城舫内,诸生均已盛年矣。
巴城舫里喜相逢,三十八年已葱笼。
若得时光倒流转,反嘲尔辈是吾兄。
半生商海品苦旅,几番梦里会师朋。
教坛耕耘成底事,都入桃李闲话中。

念奴娇·苏北行
2005年9月29日
余性好游怀旧。2005年9月19日,余随退休党员至茅山、南京行,是晚在宁晤同窗吴伟斌;20日谒总统府毕离队晤沈士超、夏广云;下午往宿迁晤周天佑;21日游项王故居、骆马湖后赴徐州,晤古敬恒、雷良树、王庆立;22日游汉刘侯墓,云龙湖,晚抵东海;23日游水晶城,晚至淮安;24日晤卅年前学生高雪坤,谒周公故居纪及念馆,当日抵金湖晤杜渐,宿其新居;25日返昆。此行犹四十年前文革串连之始余之独行全国也,唯同窗皆老,少年不再,然寻梦忆旧之境,亦别有一番滋味矣。
江淮流火,净秋阳、碧野青水新陆。亘古豪杰都道是,千载侯王公爵。巷陌深深,庭院曲径,更有周公屋。伟人还去,四方争慰英魄。
青春万里单行,而今追梦,笑步神马独。激荡风雷恍在昨,你我杯前轻说。世易时移,江南北国,共谱大风曲。莺歌燕舞,堪思人间拼夺?

       满庭芳•游园(赠生)
07年10月26日
是日和同仁游园,聊及平生学子,遥寄此词
雨润新干,风吹絮叶,竹林深景幽幽。马车声远,更少闹人稠。石径庭园小坐,朝天处、盖了云头。堪回首,尔兄吾弟,今都已白头。
休休,如大雁,年年飞过,空撒悲愁。愿我诸学子,长显风流。萧洒书生有志,人道说、淡泊无忧。凭栏处,海天潮起,鹰自展翅游。
链接二:
二00八年三月,中组部长李源潮视察淮安开发区,高度肯定了淮安开发区近年来的快速发展。四月,江苏省委任命高雪坤为淮安市代市长。现任淮安市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3

帖子

3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5
发表于 2017-6-7 23:4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完了,龙虾和大闸蟹吃多了,到头来一场空,还锒铛入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128

帖子

30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06
发表于 2018-3-4 02: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苏州市政协原主席高雪坤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http://www.mcnj.com.cn/thread-9584-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名城南京论坛 ( 沪ICP11034170 )

GMT+8, 2018-4-27 12:34 , Processed in 0.249935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